新聞熱線:0931-8486893
廣告熱線:13919392204
投稿郵箱:[email protected]
中新網·甘肅新聞
 當前位置: 主頁 > 法制> 正文內容
王佐良黑社會性質組織的瘋狂十年:盤踞一方 無惡不作
發布時間:2019年06月14日 10:35    來源:蘭州晚報
分享到:

  中新網甘肅新聞6月14日電 據蘭州晚報報道,故意傷害致人重傷、死亡,開設賭場,非法拘禁,聚眾吸毒,插手蘭州新區建筑行業、娛樂行業、房屋拆遷、土地租賃等領域。王佐良黑社會性質組織的十年就是一部詮釋“無惡不作”的書,這本書記滿了該團伙的累累惡行。2013年,西固警方一起案件的偵破,揭開了這個黑社會性質組織的層層面紗。2018年3月15日上午10時,蘭州市中級人民法院依法對王佐良等14名被告人進行了公開開庭宣判。主犯王佐良因犯組織、領導黑社會性質組織罪、故意傷害罪等10項罪名,被依法判處無期徒刑,剝奪政治權利終身,并處沒收個人全部財產;被告人席某某等13人分別犯參加黑社會性質組織罪、尋釁滋事罪等,被依法判處有期徒刑20年至有期徒刑3年不等的刑罰。一審宣判后,王佐良等11名被告人提出上訴。省法院二審審理,裁定駁回上訴、維持原判。

  1 為害一方的惡霸

  王佐良有這么兩個綽號“王老三”、“三掌柜”。在他落網之前,這兩個綽號糾結起來,擰成一條無形的繩索,在新區的商人、部分居民群眾的喉嚨上打了個死結,讓他們不敢說、不能說,甚至不敢向公安機關舉報,唯有破財消災、以求自保。

  當警方走訪新區當地群眾,征集王佐良一伙的犯罪事實時,依然有群眾心有余悸,對王佐良一伙的往事諱莫如深。直到向警察反復確認王佐良確實已經落網后,才愿意小心翼翼地提起這個名字。

  某商人在新區開洗浴城,為了擺平王佐良,就想花錢買平安,給過他一張卡,并告訴員工王佐良來就領到貴賓廳。

  2012年5月在蘭州新區建設征地期間,王佐良等為強行承包工程,在新區二號湖工程的工地上,糾集部分村民阻攔北京東方園林股份有限公司的正常施工,強行從該公司承包價值80多萬元的土方工程。后將工程轉包,獲利數萬元。

  2011年蘭州新區建設征地期間,王佐良利用永登縣中川鎮方家坡村村民苗某某承包的荒地,在不符合蘭州新區征地補償標準的情況下,帶領人手前往方家坡村村委會施壓,要求獲得土地賠償款。后方家坡村村委會被迫將屬于集體土地補償款73萬余元支付給王佐良。

  警方對王佐良黑社會性質組織的犯罪情況調查歷時三年多,除了該團伙的犯罪事實時間跨度大,取證調查困難外,還有一個原因就是很多受害人或逃往他鄉,或隱姓埋名,或生死未卜,要聯系到他們需要去更遠的地方。受害人或不敢說,或逃亡,給警方的調查取證造成了一定困難。但是,這也讓警方了解到王佐良一伙魚肉鄉里、為害一方到了何等嚴重的地步。

  2 一件故意傷害致死案成“導火線”

  2013年11月2日上午8時許,中石化蘭州分公司化工廠職工王某某被發現死在西固區杏胡臺三甲山便道上。

  尸體是被路過的農戶發現的,他發現后立即報了案。接警后,西固公安分局迅速組織警力,在市局相關部門的配合下開展偵破工作,經偵查發現,王某某生前涉賭,而蘭州市永登籍無業人員王佐良、西固區刑滿釋放人員席某某、米某、陳某武、陳某強、鄧某某等6人有重大作案嫌疑。同年11月11日,王佐良、席某某、米某、陳某武、陳某強、鄧某某等6人相繼落網。

  當年12月4日,該案被省打黑辦列為省級掛牌督辦案件。通過審查,王佐良等6名犯罪嫌疑人對犯罪事實供認不諱。王佐良供述,他聽說王某某“扣點子”賺了錢,于是就找了王某某,想讓他將“扣點”時贏的人寫個名單,并寫上“扣點”方法,然后他拿著單子去找欠王某某錢的人要錢。王某某不說,遭到幾人毆打,期間,幾人將王某某的保暖內衣脫掉。后王某某逃脫,次日凌晨被發現死在杏胡臺毆打現場附近。后經法醫鑒定:被害人王某某系因全身多發性損傷合并低溫死亡。

  隨著辦案人員的細致摸排與深挖,一個以王佐良為首,以賭養黑、惡霸一方的黑社會性質組織終于暴露在陽光下。

  3 惡行累累的黑社會性質組織

  這是一個組織嚴密、分工明確的黑社會性質組織。他們的組織者和領導者,就是“三掌柜”王佐良。

  王佐良,外號王老三、三掌柜,男,漢族,1976年生,蘭州市永登縣人,初中文化程度,無業。有吸毒史。2000年,王佐良為在蘭州提升名氣,在西固將“混社會”的吳某砍致重傷,后因非法持有槍支被判刑。

  自2003年刑滿釋放以來,王佐良糾集席某某、米某等14人,實施尋釁滋事等違法犯罪活動,至2011年已形成以王佐良為首,人數眾多,組織結構分明,骨干成員基本固定,密集實施違法犯罪的黑社會性質組織。該組織采取以賭養黑的方式,招場聚賭、討債要債、巧取豪奪、放高利貸,收取保護費,非法斂財200多萬元。王佐良等人要么對涉賭人員以“抽老千”為名非法拘禁、毆打,將賭資全部搶走;要么對欠高利債還不上賭債的涉賭人員,以威脅傷害其家人生命的手段,逼其還債,致有些涉賭人員為了防止他們報復,背井離鄉。更有甚者,王佐良等黑社會性質組織成員為了攫取更多非法利益,乘蘭州新區大開發之機,插手拆遷、建筑工程,在民辦企業強收保護費,嚴重干擾和破壞了新區社會治安秩序和經濟發展。

  為加強對黑社會性質組織的領導,王佐良對團伙成員進行了分工,明確了各自職責任務。由他負責整個犯罪團伙;席某某負責賭場選址和安全;米某負責討債要債,在各娛樂場所、民辦企業強收保護費;陳某武負責召集涉賭人員和交通工具。收取的各種不法收入,全部上交王佐良,統一發放人員工資,統一購置槍彈、刀棍等作案兇器并集中保管,統一配發通信工具。如果成員稍有不從,即實行幫規戒律懲罰。

  據當年參與案件的民警回憶,當時王佐良團伙成員描述的王佐良,是一個生性多疑、喜怒無常、心狠手辣、極有手腕的人。王佐良刀不離身,可能會留下個人信息的事從來不做。比如他從不在蘭州買房,因為買房會留下信息,他在蘭州有多處藏匿點,但都是臨時租賃的,隨租隨換,且只有幾個心腹才知道具體位置;比如他頻繁更換手機號,抓到他時他身上就帶著好幾部老式手機;他從不用銀行卡進行大宗交易,所有的大宗交易通過現金完成。生性多疑的王佐良甚至連親信都不信任:團伙二號人物、擔任“軍師”的席某某,雖然是王佐良的心腹和得力助手,但王佐良經常跳過席某某,直接指揮其手下。此外,王佐良生性涼薄、喜怒無常,面對團伙成員時都不例外,除動輒毆打、辱罵手下外,王佐良還利用毒品控制團伙核心成員。

  4 主犯被判無期徒刑

  在這十余年的時間里,王佐良黑社會性質組織稱霸一方、恃強凌弱、爭強斗狠,先后作案19起,包括組織領導參加黑社會性質組織案、故意傷害、開設賭場、非法拘禁、尋釁滋事、敲詐勒索、非法買賣槍支彈藥、容留他人吸食毒品、聚眾擾亂社會秩序等類案件。

  該案經蘭州市中級人民法院一審宣判后,王佐良等11名被告人提出上訴。省法院二審審理認為原判決認定的事實清楚,證據確實充分,定罪量刑及適用法律均正確,審判程序合法,依照相關法律之規定,裁定駁回上訴、維持原判。

  2018年9月20日,省法院對王佐良等14人犯組織、領導、參加黑社會性質組織等罪一案進行了二審宣判。

  該案首犯王佐良犯組織、領導黑社會性質組織罪、故意傷害罪、尋釁滋事罪、敲詐勒索罪、開設賭場罪、非法拘禁罪、非法買賣槍支罪、聚眾擾亂社會秩序罪、強迫交易罪、容留他人吸毒罪,判處無期徒刑,剝奪政治權利終身,并處沒收個人全部財產;其他被告人分別判處有期徒刑二十年至四年不等的刑罰。

  自2000年起,王佐良為提升名氣糾集他人在蘭州市西固區將“混社會”的吳某砍致重傷,后因非法持有槍支被判刑,2003年4月刑滿釋放后陸續網羅席某某、米某等社會閑散人員,并帶領“小弟”,實施尋釁滋事等違法犯罪活動,逐步形成以王佐良為組織者、領導者,以席某某、米某、陳某武及常某某為積極參加者,以陳某強、鄧某某、苗某某、趙某某、代某某、楊某某、鄧某某、李某、范某某等人為參加者的黑社會性質組織。該組織以暴力、威脅等手段,長期在蘭州市西固區、蘭州新區等地開設賭場、暴力討債、敲詐勒索、強迫交易,獲取非法利益,欺壓群眾,先后實施違法犯罪10余起,且致多人傷亡,涉及組織、領導、參加黑社會性質組織,故意傷害,尋釁滋事,敲詐勒索,開設賭場、非法拘禁、非法買賣槍支、聚眾擾亂社會秩序、強迫交易、容留他人吸毒等11個罪名。通過上述違法犯罪活動,該組織在蘭州市西固區、蘭州新區非法賭博行業、所謂“混社會”圈子以及新區開發建設部分領域形成重大影響和非法控制,給群眾造成心理強制,嚴重干擾和破壞了當地治安、經濟和社會生活秩序,社會影響極其惡劣。

  對這起黑社會性質組織犯罪案的宣判,進一步彰顯了法律的權威,有力震懾了犯罪分子,也向全社會和廣大人民群眾充分展示了我們堅決依法嚴懲黑惡犯罪的決心和信心。(蘭州晚報采訪組)

     甘肅新聞網
【編輯:杜萍】
分享到:

>>推薦視頻

>>推薦要聞

>>推薦熱圖

>>海外媒體刊甘肅

關于我們 | About us | 聯系我們 | 廣告服務 | 法律聲明 | 招聘信息 | 留言反饋

本網站所刊載信息不代表中新社和中新網觀點,刊用本網站稿件,務經書面授權。

未經授權禁止轉載、摘編、復制及建立鏡像,違者將依法追究法律責任。

[網上傳播視聽節目許可證(0106168)][京ICP證040655號][京公網安備:110102003042][京ICP備:05004340號-1]

精彩万分两码中特免费